《總體戰》 魯登道夫-魯登道夫-軍事天地
 首頁 新聞 安徽 體育 財經 黃梅 旅游 軍事 娛樂 法治 教育 伊人 健康
繁體中文
 IT 彩信 讀書 汽車 演藝 音樂 徽商 書庫 郵件 論壇 賀卡 相冊 交友
簡體中文
首頁 | 軍事要聞 | 軍事人物 | 軍事史林 | 觀察評論 | 圖片報道 | 周邊動態 | 武器新知 | 軍事百科 | 各國國防 | 世界軍校 | 專題
  您當前的位置 :軍事天地 > 兵法名著 正文
《總體戰》 魯登道夫

2004-12-25 15:17   中安網  

  魯登道夫著有《我對1914一1918年戰爭的回憶》、《我的軍事生涯》、《總體戰》等書,《總體戰》是他的代表作,全書共7章,約8.5萬字。第一章,總體戰的本質;第二章,民族的精神團結是總體戰的基礎;第三章,經濟與總體戰;第四章,軍隊的兵力及其內涵;第五章,軍隊的編成及其使用;第六章,總體戰的實施;第七章,統帥。該書較系統地闡述了總體戰理論,要求國家生活的各個方面在平時就服從戰爭准備的需要,主張采取一切手段甚至極端野蠻的手段進行戰爭。

  現代戰爭是全面的總體戰爭

  在魯登道夫看來,由於當時猶太民族和羅馬教廷日漸突出的爭霸斗爭等政治的變化,和隨人口不斷增長而實行的普遍義務兵役制,以及使用殺傷力日益增強的武器裝備,現代戰爭是全面的總體戰爭。其表現,從戰場的范圍看,總體戰"已經擴展到了作戰國的全部領域",(《總體戰》,中文版,5頁,解放軍出版社,1988。以下凡引自該書只注頁碼)作戰國的全部領土都將變成戰場。

  從參戰的人員看,"總體戰不單單是軍隊的事,它直接涉及到參戰國每個人的生活和精神,"(4頁)不僅軍隊,而且人民都程度不同地直接承受著戰爭的苦痛,受到糧食禁運和宣傳等活動的間接影響。

  由於總體戰不僅是針對軍隊的,也是直接針對人民的。它將使各種作戰手段都為這一無情的現實服務,敵對雙方在寬大戰場和海域作戰的同時,也需要對敵國人民的精神和肉體施以攻擊,以達到瓦解其精神,癱瘓其生命的目的。

  所以,要想贏得戰爭,全民都必須決心投入戰場,每個人都必須不遺餘力,奉獻全部身心。"總體戰的本質需要民族的總體力量,因為總體戰的目標是針對整個民族的。"(11頁)

  與此同時,魯登道夫還認為,克勞塞維茨在看待戰爭與政治的關系時,只看到了處理國家相互關系、宣戰和媾和的所謂對外政策,只認為戰爭和戰爭指導是緊密依賴於對外政策的。而為了發揮一個民族在總體戰中的最大力量,政治必須提出維護民族生存的理論,總體政治必須在平時就為戰時民族生存的斗爭做好充分准備,加強這種斗爭的基礎。

  但由此他竟錯誤地提出,總體戰使戰爭的本質發生了變化,政治的本質發生了變化,政治與戰爭的關系也必然隨之發生變化。克勞塞維茨關於戰爭與政治的全部理論應被推翻。戰爭和政治都服從於民族的生存,但戰爭是民族生存意志的最高體現。因此,政治應為作戰服務。

  他還據此認為,人民越是有強烈的種族意識,人民的種族意識越是受到激勵,人民對其生存條件越是有清楚全面的認識,就越會從自身產生一種謀求民族生存和理解總體戰需要的政治。這種政治將直接成為種族政治並自願為作戰服務,因為兩者具有同一目標,維護民族生存。

  民族的精神團結是總體戰的基礎

  魯登道夫從德國在第一次世界大戰失敗的教訓中意識到,人民是實行總體戰必不可少的重要因素,並強調"一個民族的精神團結現在是、將來仍然是領導總體戰的基礎。(25頁)

  他認為,在總體戰中,"人民"這個詞匯及其實體,已經被推到了第一線。同時,民族精神在平時,尤其在危難時刻,對於維護民族生存的意義已為大家所認識。雖然在總體戰中保衛國家與民族生存密不可分,但在總體戰中作戰的畢竟不是國家而是人民。人民的每一個成員都應將其全部力量奉獻給前線或後方。

  由於軍隊紮根於人民,是人民的一個組成部分,總體戰的中心是人民。因此,總體戰的領導必須考慮人民這一因素,總體政治應為總體戰領導提供人民的力量並為維護民族生存而服務。

  魯登道夫還認為"人民的力量表現在其體力的、經濟的和精神的力量上,並決定了軍隊在總體戰中的力量強弱。"(13頁)其中,精神力量可以使軍民團結如一,休戚與共,是維護民族生存的斗爭中必不可少的。

  當時,雖然所有國家都高度重視軍隊的武器、訓練和裝備,但最終決定總體戰結局的則只能是民族的精神團結。依靠這種精神團結,人民可以不斷向艱苦搏斗的軍隊輸送新的力量,甘為軍隊服務,甚至在戰爭艱辛和敵人的攻擊下,也能始終保持克敵制勝和不屈不撓的信念。

  他還就總體戰的領導為推動民族的精神團結應采取的特別措施認為:一是實行嚴格的新聞檢查,嚴懲泄漏軍事機密者,封鎖與中立國家的邊境交通,禁止集會,逮捕"不滿者"的首要分子,以及監督鐵路交通和廣播進行等。

  二是掌握新聞、廣播、電影。各種出版物及其他可利用的手段進行精神動員。

  三是將戰爭的情況向人民作及時和如實的公布,避免為造謠惑眾者提供可乘之機,一個成熟的民族要求其政府講真話,而政府並不能每時每刻向公眾公布真實消息,因為敵人將會從中獲取重要情報,但一些戰事的最後結局及其所造成的影響,應如實公諸於民。

  四是在平時創造一個根據民族宗教意識塑造生活的基礎。

  總體戰是無情的,它要求男人和婦女都要不遺餘力奉獻一切。一個精神健康、身強力壯的民族,能堅忍不拔,持續作戰摧毀敵人的意志;能在前線、後方甚至敵佔區泰然承受戰爭帶來的苦難;能識別各種危險,並不因戰爭的延續而產生絲毫動搖。

  魯登道夫雖然意識到人民及民族的精神團結對實行總體戰的重要作用,但避而不談其進行戰爭的目的與人民利益的矛盾性,卻竭力鼓吹種族主義、反猶太主義,並把宗教意識作為戰爭動員的基礎等,這些都與無產階級的人民戰爭理論大相徑庭。

  國家經濟對總體戰有重要影響

  魯登道夫認為國家的經濟因素和人民及民族的精神因素一樣,對總體戰具有同等重要的意義,它們雖然是兩個不同的領域,但實際上又互為影響,是總體戰領導考慮制勝問題時缺一不可的。

  他說:"經濟不是死東西,它可以產生力量,也可消耗力量。"(56頁)一方面,農業、工業和勞動力,及其他許多經濟部門是戰爭的支柱,它們可以滿足人民和軍隊的需求,使後方的經濟秩序得以維持,使成百萬工人有機會掙錢養家,從而減輕國家的經濟負擔。

  但另一方面,由於它佔用成百萬工人,其中大部分具有作戰能力,從而使軍隊失去一大兵源。此外,國內交通和對前線的運輸要保持暢通,大部隊靠鐵路進行機動的計劃要能隨時付諸實施,都需要大批工人。如果加上這些因素,那麼適於服役而未能服役的德國人的數量還要大得多。總體戰領導對這些問題應高度重視,並經常給以關注。

  魯登道夫鑒於德軍總參謀部在第一次世界大戰前只著眼打一場短期的戰爭,忽視長期戰爭的經濟准備,結果使德國軍民在長達4年的戰爭中,備受經濟匱乏之苦的教訓,提出每個國家在整修經濟領域包括財政領域應共同遵循的基本原則,"無非是人民和軍隊的供應要充裕,必須確保戰爭的進行。"(36頁)

  他認為,在經濟領域,軍隊和人民構成一個強大的統一體,總體戰領導在平時應認真審查的重大問題是:依靠國內力量能為全民的生活需求(包括軍隊尤其是作戰)提供什麼保障?需從外國進口哪些戰爭原料,以及戰爭爆發後能否繼續維持?國家出海口是否仍能暢通,是否會因海戰或敵國封鎖而被封鎖等。在戰時應審查的重大問題是:國家的金融狀況,以及國家為戰爭動員和作戰將要采取的財政措施。

  並由此提出,其一,必須選擇適宜的財政動員措施,同時補充采取其他經濟措施。

  其二,力爭戰爭所需的各種物資需求自給。

  其三,必須重建和擴大德國的軍備工業。

  可以預料,在下一場戰爭中,兵員需要越多,對軍事裝備的需求量也就越大。要解決這個問題,就必須有制造裝備的原料和勞動力,以及現金或外匯,以便在必要和可能時,於平時和戰時從國外進口原料或直接進口軍事裝備,以滿足軍隊所需的各種軍事裝備。

  此外,他還否定了集中管理的統制經濟,倡導自主性,主張調動和發揮每個人的工作熱情和責任感,進而促進經濟的發展。

  魯登道夫對經濟與總體戰的論述雖大多限於一些具體的措施及事例,但作為資產階級軍事家,能對此問題進行集中而突出的闡述尚不多見。

  強大的軍隊是總體戰的支柱

  魯登道夫認為,總體戰領導要力爭盡快結束業已開始的戰爭,防止民族團結的渙散,防止在長期戰爭中人民及軍事當局都難以忍受的經濟困難危及戰爭的結局,就必須在戰前"將由全民力量組成的一支訓練有素、裝備精良和編制合理的軍隊提供給軍事當局。"(58頁)

  他還就如何建立這支軍隊作了具體的闡述。

  一是訓練良好。"良好的軍事訓練包括體魄和意志的鍛煉,加之精良的裝備,可以提高部隊的戰斗力"。(60頁)盡管各國都比過去更加注重軍事訓練和優質裝備,但總體戰領導仍可通過優於敵人的訓練,以求略勝敵人一籌。尤其在數量上居劣勢的軍隊需要比敵人付出更大的努力。

  二是裝備精良。在第一次世界大戰中,軍事技術不斷得到完善。作戰器材方面,從射程達數公裡的大口徑火炮,到近距離投擲的手榴彈,多種多樣。機動方面,除鐵路運輸外,又出現汽車運輸。海上,有裝甲戰艦游弋;水下,有潛艇航行;空中,有飛機翱翔。軍事技術的意義在戰爭中愈益被人們所認識,並且戰爭時間愈長,這種認識就愈加清楚。

  要力爭在戰場上以強大火力消滅敵人。同時保存自己,就要求部隊不斷增加新式裝備。於是,又出現了重機槍、速射槍,研制出不同口徑的迫擊炮、火炮,以及裝備機槍和輕型火炮的裝甲車,種類各異的飛機及其投擲的炸彈、爆破彈和燃燒彈等。

  尤其難能可貴的是,魯登道夫指出,盡管為應付世界大戰的技術裝備會戰,必須奮起直追,以彌補德軍裝備狀況差的不足。"但是,最終還是要看掌握技術輔助器材的人。技術和人,或者更確切地說,人和技術這兩個因素構成了軍隊的實力。然而人總是處在第一位的。雖然是沒有生命的裝備將人運往前線,但裝備卻是由人來操縱的。並由人賦予它以消滅敵人的力量。"(63頁)一種新的技術器材的發明將會對戰爭結局產生巨大作用,但士兵始終處在第一位。

  總體政治的義務就是,既要將有作戰能力的人征召入伍,赴敵作戰;同時還要使部隊裝備保持最佳狀態。並且,平時就應裝備各種用於戰勝敵人、保存自己和保護人民的技術器材,采取多種措施搞好裝備的制造和維修。

  三是精神堅定。在總體戰中,戰斗的本質要求極大地增強士兵在獨立行動中的精神力量。要使士兵在戰斗中履行其莊嚴的義務時,在冒著生命危險消滅敵人時,在敵人火力下,或執行某項特殊任務時,造就自己堅定的精神,培養在緊張的戰斗中承受巨大負擔,堅韌不拔,果敢無畏的精神力量。

  四是軍紀嚴明。"在依靠軍紀加強的軍隊中,重要的事是要訓練士兵的獨立作戰能力和責任感。軍紀不應扼殺個性,而應發展個性。軍紀應當引導大家擯棄自我私念,整齊劃一,向一個目標邁進。這個目標就是勝利。"(66頁)

  五是編制合理。為在總體戰中戰勝敵人,"除有強大的陸軍之外,還必須有一支強大的海軍和強大的空軍。"(74頁)他尤其強調各軍種間的相互協同,並在分別論述了陸軍、空軍和海軍各自的編成後指出:"軍隊是個龐大的組織。軍隊的各個部隊並不都直接參加作戰,但須合力擊潰敵人的抵抗,決戰時刻尤其如此。"(80頁)

  總之,"軍隊數量、訓練和裝備是一支軍隊的外表,只有精神的和道德的內涵纔能賦予軍隊以力量,使其堅持曠日持久的總體戰。"(73頁)

  進攻是總體戰最有效的作戰手段

  魯登道夫認為,在運用大規模軍隊的戰斗中,防御似乎"強"於進攻。因此,作戰雙方的弱者,或處於戰場某一局部的弱者,往往選擇防御戰,目的在於爭取時間,牽制敵人,使己方遠程武器和摩托化部隊在廣闊的戰線上投入戰斗。

  同時他又闡述道:"但無論怎麼說,能夠決定會戰勝負的作戰樣式始終是進攻。如果防御者有可乘之機,也會發動進攻。進攻蘊藏著一種居優勢地位的自豪感和無法估量的力量,它能使施以正確指揮的進攻發揮巨大威力,可以戰勝在數量上佔優勢的敵人。"(89頁)

  當然,由於總體戰提出了舉不勝舉的任務,因此不可能在整個戰線或同時在各條戰線發動進攻,只能在某些地段實施防御和加固陣地。平時也須根據未來的戰爭態勢,在邊境構築工事或要塞,以牽制敵人部分進攻兵力或迫敵采取使我有隙可乘的作戰行動。在形形色色的作戰樣式中,工事和依托陣地的防御的確肩負著重大使命。但是,"防御者只有從防御轉入進攻,纔能奪得決戰的勝利。進攻始終是決定性的作戰樣式。"(90頁〕

  同樣,面對頑強抗爭的敵人,可回避其挑戰,暫不尋求決戰,而在寬大的正面以遲滯的形式實施防御會戰。"但勝利只有靠進攻取得,進攻現在是,將來仍然是最有效的作戰手段"。

  魯登道夫還特別強調,應在關鍵地點和主要方向實施進攻。他說:"總體戰要求決戰,因而要求指揮者在關鍵地點實施進攻。"(86頁)因為在多面作戰以及綿亙的戰線上,不可能處處都實施進攻,戰爭指導的藝術在於,"在陸上、空中或海上,利用己方兵力兵器的優勢,構成主要突擊方向,對薄弱部位的敵人實施進攻,一舉將敵擊潰。"(87頁)

  他還在論述戰略展開的問題時說,在眾多的敵人面前,首先擊敗哪一個將會決定戰爭的勝負,也就是說,應設法找出哪一個是"最危險的敵人"。因為"作戰時,指揮官需首先確定主突方向,爾後攻敵弱點,從而取勝,這便是指揮者作戰用兵的藝術。同樣道理,在戰略展開時,必須選定'最危險的敵人'為主要進攻方向,將軍隊主力部署於此,同時力爭戰爭在敵國土上進行。對付其他敵人只需少量兵力,以阻止這些敵人對主戰場的行動施加影響。"(103頁)

  又說,對於戰略展開,應在尋求決戰的地段投入最大兵力。必須從開始就毫無顧忌地投入"最後的一兵一卒",而對其他地段只以必要的兵力應付。一旦定下軍隊主力尋求首次決戰的決心,就必須在決定性方向上集中兵力,以備進攻。

  並且,無論陸上、海上還是空中,只要進攻取得勝利,就應立即實施追擊,促使敵人的失敗變成潰逃。武器裝備的發展更加有利於追擊者,即飛機可從空中突擊戰敗者,摩托化部隊和裝甲部隊可超越敵人,或從翼側及正面攻擊敵人。為通過追擊而取得全勝,應投入更大的力量。就海上和空中而言,尤其要發揮軍艦和飛機的最大速度,促成決戰的實施,以便全殲敵人。

  統帥是實施總體戰的首腦

  按照魯登道大的看法,"所謂統帥,系指以其頭腦、意志和心靈為維護民族生存而領導總體戰的人。"(119頁)

  並認為指揮作戰的首腦不是總參謀長,更不是第一副總參謀民,而必須是統帥。統帥應按照自己的思想或意志指揮戰爭和下達相應的指令,應賦予統帥以"實施總體戰的首腦的地位和職責",(123頁)其決斷和意志必須在各個領域具有權威。

  魯登道夫鑒於德國在第一次世界大戰中因戰爭指揮的多頭體制而導致失敗的教訓,力主統帥的地位必須像弗裡德裡希二世一樣,無所不包,無所不管。並認為,統帥的職責在於,平時致力於加強人民和軍隊在種族基礎上的民族團結,考察與戰爭有關的各項方針政策,戰時要指導全局等。

  魯登道夫還認為,統帥必須具有很高的素養,包括:果斷決策能力。統帥負責指揮全軍人馬,在危急時刻必須竭盡全力和纔智,迅速做出維系戰爭勝負和民族生存的重大決斷,這種判斷是在敵我之間進行激烈對抗,我方要扼制敵人的企圖,敵人不甘束以待斃,反而竭力扼制我之意圖等情況的若明若暗中作出的。

  魯登道夫概括說:"像每一個藝術家一樣,統帥也必須掌握其'手藝',這種手藝便是統帥的藝術。統帥除掌握'手藝'之外,還要靠其天纔和創造力,以及有別於藝術家的能肩負重任的力量,以及堅強的意志,高尚的品格和偉人所具備的使人心悅誠服的巨大魅力。當他以高度責任感和全部身心,為軍隊、為人民和每一個德國人盡力時,都表現出他的創造力和意志力,戰史從來不能造就統帥,也無法反映他們的精神世界。他們的精神世界是他們個人的財富,也是在最緊張的時刻展現出來的。(127頁)

  又說,總體戰對統帥的要求可謂無邊無際,對其功績和能力的要求已超過對過去歷代統帥的要求,且統帥在民族的歷史上實不多見。"和平時期的軍隊領導能否成為戰時的統帥,只有戰爭能夠做出判決。只有在總體戰領導的職位上,為維護民族生存奉獻畢生的人,纔能被人民尊奉為統帥。從這個意義上說,,統帥和人民是一個整體,否則,統帥對人民來說就毫無意義。(134頁)

  魯登道夫的《總體戰》對第一次世界大戰作了某種程度的反思和總結,並探討了第二次世界大戰中德國的軍事戰略,觸及到一些直接關系戰爭勝負的重要問題,且作者站在戰爭實踐指導者的高度談論戰爭,其論述顯得較為通俗和具體,它對於我們研究第一次世界大戰,探討第二次世界大戰中德國的戰略思想及其所采取的措施,以及研究未來戰爭有一定的借鑒作用。但魯登道夫作為資產階級的軍事家,該書在政治上有鼓吹法西斯侵略及民族沙文主義等消極的一面,魯登道夫所鼓吹的總體戰,對世界人民來說,就意味著空前災難,因此應注意加以鑒別,批判地吸收其有價值的東西。

編輯: 方國瓊
 ?【相關報道】?
-魯登道夫   2003-03-17 09:52

::精彩新聞推薦::
v女大學生貼廣告覓『臨時男友』共度聖誕狂歡夜
v中國『短信文化』調查:近九成國人用短信賀年
v基地妻子講述初戀故事:認識兩天我們開始約會
v虛構項目騙財百萬 廣西河池市女騙子被判15年
v王公犯法與庶民同罪 英女王表弟飆車被禁駕6月
v我國多處使領館遭騷擾 疑是『快閃黨』搞惡作劇
v[青年時訊]聖誕大餐《功夫》、《天下無賊》上映
v一紅色寶馬車衝過人行道闖進銀行 駕駛員竟掉包
v臺媒體:如臺灣挑釁大陸引發戰爭 美將拒絕援臺
v全國二號滅門慘案-泗縣『5·25』滅門案惡魔伏法
v合九線隱患9K+660M道口將派人嚴防死守防事故
::精 彩 圖 片::
網站介紹 | 廣告刊例 | 聯系我們 | 版權聲明 | 中安K幣
中國安徽在線網站(中安在線)版權所有 未經允許 請勿復制或鏡像 
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皖B2-20080023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1208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