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軍事天地戰爭歷史

抗日戰士曾用一杆三八步槍連開數槍擊落日軍機

 來源: 京華時報  時間:2015-05-04 10:49:45 作者:
原標題:抗日戰士曾用一杆三八步槍連開數槍擊落日軍機

  1940年2月,萬餘日軍發動了對平西根據地的十路圍攻,日軍機欺八路軍沒有防空武器,低空盤旋,扔炸彈,掃射機槍,給十團造成很大傷亡。英勇的白乙化立即舉起一杆三八步槍,單腿跪地,瞄准飛機連開數槍,子彈擊中駕駛員,日機搖搖晃晃撞在山上,戰士們一片歡呼。

  鎮邪胡子威震四方

  白乙化在團裡有個綽號叫“白大胡子”。他的胡子長得怪異,別人的胡子往下長,他的卻打著旋地往上長,又黑又密,連耳朵帶下頦全遮住。十團戰士說團長的胡子不能刮,刮了就倒霉。白乙化自打蓄胡子開始就刮過兩回,結果都出了事:一次是1933年在東北當義勇軍司令時,頭天刮的胡子,第二天就被日軍包圍在山上,被困40餘日,連凍帶餓差點沒見了馬克思;再一次是1941年春節,白乙化不聽勸阻非要刮掉胡子乾乾淨淨過個年,結果農歷正月初九(2月4日)在指揮馬營戰斗時中彈犧牲。他的胡子赫赫有名,連日軍向百姓逼問十團下落,都一抹下頦問:“大胡子的,哪裡有?”豐灤密抗日根據地百姓還說他的胡子能鎮邪:一天,密雲白馬關據點的十幾個日軍由一個偽軍帶路出外搶東西,走進一條山溝,遇到一個挖野菜的小姑娘,日軍獸性大發要輪奸她。小姑娘哭喊掙紮都不管用,急中生智,高喊:“大胡子叔叔,救救我——!”偽軍聽了一哆嗦,忙問:“大胡子在哪?”小姑娘往他們身後一指:“那不是,正下山呢。”日偽軍魂飛魄散,撒腿就跑,跑出幾裡地沒敢回頭,小姑娘因此躲過一劫。

  三八步槍擊落飛機

  白乙化的槍法被公認全團第一。他曾經在指揮平西婁兒峪戰斗中,用步槍3槍擊倒3個日軍旗語兵,第4槍將日軍小膏藥旗擊飛,使日軍指揮中斷。詩人田間與白乙化相識,1946年8月1日在《晉察冀日報》發表一首敘事詩《林中之戰——題白乙化司令》,專贊其如神槍法。但更令人稱奇的是,他還用步槍擊落了1架日軍飛機。事情發生在1940年2月,萬餘日軍發動了對平西根據地的十路圍攻,十團奉命在青白口一帶阻擊敵人。日軍進攻中不但有猛烈炮火掩護,還派出飛機助戰。日機欺八路軍沒有防空武器,低空盤旋,扔炸彈,掃射機槍,給十團造成很大傷亡。白乙化氣壞了,一面命令戰士對空射擊,一面從警衛員手中要過一杆三八步槍,單腿跪地,瞄准飛機連開數槍,子彈擊中駕駛員,日機搖搖晃晃撞在山上,戰士們一片歡呼。戰後,白乙化找到飛機殘骸,見機上的雙筒連體重機槍沒有摔壞,便讓人卸下來,從中間鋸開,分給一營、三營各1挺,從此十團第一次有了重機槍。

  精准投彈攻克據點

  白乙化身高力大,投彈是他的另一絕活。他投彈和別人不一樣,別人是攥著木柄甩,他卻先拉弦,再在手裡轉一下,攥著鐵頭往前扔。按他的解釋,這樣投有兩個好處,一是縮短引爆時間,讓敵人撿不起來,二是不發飄,有准頭。十團戰士形容團長投的手榴彈像炮彈,又遠又准。白乙化確實施展投彈絕技,幫助攻克了大草坪據點。那是1940年6月,為了掩護豐灤密地區開闢工作,白乙化率十團一營展開外線作戰,大張旗鼓地跨出長城,深入偽滿洲國的灤平、豐寧境內吸引敵人,並故布疑陣,讓每個班在宿營時都挖1個排的灶坑,造成大部隊出關的假象。敵人不明虛實,非常恐慌,糾集300餘日軍尾隨而行,既怕跟丟,又不敢靠近,周圍據點更是緊張,忙於自保。白乙化不慌不忙牽著日軍在山裡轉了幾天,一天夜裡,突然甩掉敵人,北上搗毀五道營子據點,東進重創小白旗的敵人,再南下突襲司營子據點,又北上攻克虎石哈據點,然後銷聲匿跡了。當敵人還在原地找他們時,白乙化的部隊又出現在百裡外的豐寧縣大草坪,向大草坪據點發起強攻。大草坪是敵人的重要據點,駐有偽滿軍1個營,裝備精良。十團攻至中心炮樓幾十米處,被敵人猛烈機槍火力壓制。白乙化不顧危險來到前沿,見此情況,要過3顆手榴彈,用他的獨特手法奮力投出,其中兩顆手榴彈就像長了眼睛,從炮樓槍眼飛了進去,爆炸聲中,敵人的機槍啞巴了,戰士們高喊著衝進炮樓。此戰,全殲偽滿軍1個營,消息傳到偽滿“新京”長春,日偽驚呼:“延安的觸角伸進了滿洲,擾亂了帝國新秩序!”

  赴龍泉寺賦詩留念

  1941年1月,中共冀東平密興聯合縣縣委書記李子光由平西返回冀東,途經豐灤密。一日閑暇,白乙化陪李子光到密雲趕河廠村西的龍泉寺游覽。龍泉寺已有幾百年歷史,林木茂密,環境清幽,清澈的白河水在寺前山腳下潺潺東流。寺內有一眼龍泉,據說直通龍宮,喝上一口龍泉水,能消災祛病,益壽延年,因此香火旺盛。白乙化等進得寺來,住持老僧親自引導游覽。他見為首的軍人濃須倒長,談吐不俗,便討教姓名。當他得知眼前的軍人就是威震敵膽、能文能武的小白龍白團長時,又驚又喜,連忙取來筆硯,堅持請白乙化在寺院影壁上題詩留念。白乙化推辭不過,只得接過筆墨,略加思索,大步走到影壁下,以豪放舒展的行草字寫下五言律詩一首:“古剎映清流,松濤動夙愁。原無極樂國,今古為誅仇。閑話興亡事,安得世外游。燕山狂胡虜,壯士志增羞。”詩以明志,白乙化借這首詩表達了誓把日本侵略者早日趕出中國的迫切心情。

  □史跡尋蹤

  白乙化烈士紀念碑地位於密雲石城鎮的群山綠樹中,由烈士紀念碑和紀念館兩部分組成,這裡幽靜的環境與白乙化生前久戰的沙場形成了鮮明的對比。紀念碑地方圓3畝餘,西臨烈士犧牲地降蓬山,南臨白河。烈士紀念館的外形像“紅軍帽”,紀念館內大堂中央矗立著一尊2米多高的白乙化石像。

  在紀念館上方的碑地入口處有一座牌樓,上面所刻的“白乙化烈士千古”正是原八路軍冀熱察挺進軍司令員蕭克的手筆。穿過牌樓,一條石板鋪成的甬道直抵山頂。莊嚴肅穆的白乙化烈士紀念碑就矗立在這巍峨的山頂上。5米見方的碑座由花崗岩條石砌成,上有漢白玉圍欄,四周栽植的柏樹茂密挺拔,上面系著前來憑吊者帶來的小白花。

 

  -人物小傳

  白乙化(1911-1941),字野鶴,滿族,遼寧省遼陽縣石場峪村人。1930年加入中國共產黨。1931年“九一八”事變爆發,經校方同意,保留學籍回家鄉抗日。1932年5月在家鄉組建“平東洋抗日義勇軍”,任司令。由於他好穿白衣,指揮作戰靈活機動,人稱“小白龍”。 1935年參加“一二。九”學生愛國運動,被譽為運動中的“虎將”。 1939年任華北人民抗日聯軍司令員;年底,任八路軍晉察冀軍區第十團團長。1941年2月4日,在指揮密雲馬營戰斗中不幸犧牲,年僅30歲。

  密雲縣黨史辦公室供稿

延伸閱讀:
分享到:
 編輯: 劉曉東
版權聲明
① 安徽日報報業集團旗下各媒體稿件和圖片,獨家授權中安在線發布,未經本網允許,不得轉載使用。獲授權轉載時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並須注明來源,如中安在線-安徽日報。
② 本網轉載其他媒體稿件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如因轉載的作品內容涉及您的版權或其它問題,請盡快與本網聯系,本網將依照國家相關法律法規支付稿酬或作其他相應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