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軍事天地戰爭歷史

美國首次承認二戰時曾進行化學武器人體試驗

 來源: 觀察者網  時間:2015-06-29 09:46:19 作者:

  

 

 

  “斯坦福監禁實驗”研究的是人類對於被囚禁態的心理反應,以及其對囚犯和監獄管理人員產生的行為性影響。1971年,以斯坦福大學心理學教授Philip Zimbardo為首的研究小組開始著手從事該實驗。

  

 

 

  在校大學生志願者分別充當監獄守衛和囚犯的角色,在斯坦福大學心理樓的地下模擬監獄中生活。囚犯和守衛都很快地進入了他們各自的角色,甚至超出了預計的模擬實驗范圍,這使得實驗對象陷入了精神創傷的危險境地。

  

 

 

  三分之一的守衛被判定顯現出有“真實的”暴虐傾向,而許多囚犯受到心理創傷,其中兩人甚至提前退出了實驗。最終,津巴多教授因為擔心其實驗中日趨膨脹的反社會暴虐傾向,提前終止了整個實驗。

  

 

 

  “惡魔研究”是愛荷華州的大學教授溫德爾·約翰遜於1939年對愛荷華州達文波特的22名孤兒進行的一項“口吃”實驗。約翰遜將孩子們分別分為實驗組和對照組之後,對其中一組孩子進行肯定性的語言矯正;對另一組孩子進行否定性的語言矯正。

  

 

 

  許多有正常語言能力的孤兒在實驗中接受否定性的語言矯正之後,都遭受了消極的心理影響,有些孩子甚至一生中不能擺脫言語障礙的困擾。約翰遜的一些同事將該實驗稱為“惡魔研究”,只是為了證明一個理論,約翰遜竟然用孤兒來做這樣的實驗,他的同事對此驚駭不已。

  

 

 

  由於害怕公眾認為約翰遜仿效二戰中納粹人體實驗的做法而使其聲名受損,該實驗曾一度被掩蓋。愛荷華州大學於2001年公開為進行“惡魔研究”表示道歉。

  

 

 

  “四一計劃”是美國在1954年3月1日於比基尼環礁上一個當量大到超乎想像的氫彈試驗“喝彩城堡”之後,對暴露在散落的放射性塵埃中的馬紹爾群島居民進行的一項醫學研究的代稱。

  

 

 

  在核試驗後起初的十年,島上居民受到的影響並不顯著,統計數據也無法說明這些影響與受到輻射這一事實有必然聯系:最初五年裡,受到輻射的當地婦女流產率、死產率翻了一番,但隨後即恢復到正常水平;孩子中出現了發育障礙和生長缺陷,並無確切的模式可循。

  

 

 

  然在接下來的十年中,輻射的影響是無容置疑的。到1974為止,孩子們相繼不正常地患上甲狀腺癌(由於暴露於放射物之中),幾乎三分之一受輻射的島民出現贅生性腫瘤。

  

 

 

  (美)能源委員會某部門在關於人類輻射試驗記錄中寫道:“美國原子能委員會和進行了該系列核試驗的聯合特遣部隊很快意識到,該放射性研究需要在對受到輻射人群進行醫學治療的幫助下一同完成。” 美國能源部的報告同樣認為“現在美國能源部醫療計劃的雙重目的讓馬紹爾群島居民認為他們是‘輻射試驗’中的‘小白鼠’。”

  

 

 

  MKULTRA計劃,或稱MK-ULTRA計劃,是美國中情局的一項精神控制研究的代號,研究由其科學情報處進行,始於二十世紀50年代初期並至少在60年代末期仍在繼續。有許多發表了的證據顯示這項計劃暗中利用多種藥物及其他方法來控制人的精神狀態,改變其大腦機能。

  

 

 

  該實驗讓美國中情局職員、軍人、醫生、其他政府特工、妓女、精神病人和普通民眾服用LSD(譯者:致幻劑,或搖頭丸)來研究人們對這種藥物產生的反應。實驗對象通常在不知情的情況下服用這些藥物,這違反了二戰後美國同意簽訂的紐倫堡法案的精神。

  

 

 

  即使不考慮受害者是被下藥的這一事實,招募實驗對象的過程也大多是違法的,(雖然在1966年10月6日前,LSD的使用在美國是合法的)。在午夜高潮行動中,美國中情局在一些妓院中下套,以控制一些因為面子問題而羞於提起此事的人。人們不知情地服用LSD,妓院中設有單向鏡像,服藥“全程”被攝錄下來以備日後觀看和研究。

  

 

 

  1973年,美國中情局局長理查德海默斯下令銷毀所有MKULTRA計劃的文件。依照該命令,中情局中大多數關於此計劃的文件都被銷毀,致使對MKULTRA計劃的完整研究基本上無可能實現。

  

 

 

  煩惡計劃。南非的種族隔離軍隊於二十世紀七十年代和八十年代間,強迫白人男女同性戀士兵接受變性手術,並強迫其中的許多人進行化學性閹割、電擊以及其他喪盡天良的醫學實驗。雖然掌握不到准確的數字,但是據前種族隔離軍隊的外科醫生估計,在1971到1989年間,軍醫院中已進行了900多例“性別重塑手術”,這只是從軍隊中抹除同性戀的絕密計劃的一部分。

  

 

 

  由牧師協助的心理治療師把軍營翻了個遍,以找出疑似的同性戀士兵,隨後將他們分別送往軍中的各個精神治療單位,其中主要送往一家位於比勒陀利亞邊上的 Voortrekkerhoogte 的軍醫院中的22號病區。那些不能用藥物、厭惡療法、激素療法等極端“精神療法”“治愈”的士兵則被進行化學去勢或進行變形手術。

  

 

 

  雖然目前有記錄的女同性戀傷害案例僅有數起,包括一次不成功的變性手術,大多數的受害者都十分年輕,白人男性在16歲到24歲應征入伍。

  

 

 

  Aubrey Levin醫生(該研究的負責人)現在是卡爾加裡醫學院精神病專科(法證分類)臨床教授。同時他也以阿爾伯達省內外科醫師學會成員的身份開了一家私人診所。

  

 

 

  關於朝鮮人體實驗的報道多如牛毛。這些報道揭露了人權在北朝鮮受到侵害,就如同二戰中納粹和日本進行的人體實驗一般。朝鮮政府對此指控矢口否認,聲稱所有的北朝鮮囚犯都得到人道的對待。

  

 

 

  蘇聯特務機關的毒藥實驗室也被稱為1號實驗室、12號實驗室及“會所”,是蘇聯秘密警察機構的一個隱秘的毒藥研究與開發機構。蘇聯將芥子氣、蓖麻蛋白、洋地黃毒?等致命毒藥應用於Gulag(人民的敵人)身上。實驗的目的在於找到一種無味、無臭的化學物質,這種物質在驗屍時無法被檢測到。候選毒藥則被摻在飲食中作為“藥物”給受害者服下。

  

 

 

  最終,一種滿足所有屬性要求的名為C-2的藥劑配制了出來。目擊者的證言稱,受害者體格上發生了變化,變得更矮,迅速虛弱,變得沈默平靜,最終在15分鍾時死亡。瑪蘭諾夫斯基將處在不同生理狀態和年齡的人帶到實驗室,以更全面地獲得各種毒藥的藥性特征。除人體實驗外,瑪蘭諾夫斯基還在帕維爾·蘇多普拉托夫將軍的命令下私自用毒藥處決囚犯。

  

 

 

  塔斯克吉梅毒研究。利用黑人男性來進行的塔斯基吉未處理梅毒研究是一項臨床研究,該研究在1932至1972年間在阿拉巴馬州的塔斯基吉城進行,在實驗中,399名(另外還有201未患病者作為對照組)貧困潦倒非裔美國佃農梅毒病患被拒絕接受治療。

  

 

 

  這個實驗臭名昭著,因為實驗是在沒有對其實驗對象提供應有的照顧的情況下進行的,這也致使了臨床研究中病患保護原則的重大變化。所有參加梅毒實驗的人均沒有簽署知情同意書,也沒有獲得過任何診斷結果;相反他們被告知他們“血液不好”,可以接受免費治療,免費乘車到診所,免費用餐,如果意外死亡還能因參加治療而獲得喪葬費用。

  

 

 

  該實驗的一個目的之一便是查看病患是否在不經過任何毒性治療的情況下會有所好轉。所以很多病人的治療便被人為地拒絕了。很多病患受到了欺騙,並服下安慰劑——這樣做只是為了觀察該疾病的致命過程。

  

 

 

  在實驗結束時,只有74名實驗對象存活。28名男子直接死於梅毒,100名則死於其他相關並發癥,他們的配偶有40人受到感染,他們的孩子中有19名患有胎傳性梅毒。

  

 

 

  731部隊是日本皇軍一支秘密生化武器研發單位,該部隊在二戰侵華戰爭期間(1937-1945)用人體進行致死實驗。日本軍隊最令人發指的戰爭犯罪則有一部分是這一部隊犯下的。

  

 

 

  731部隊的指揮官石井四郎及其下屬犯下的眾多暴行中的一些有:活體解剖(包括受到人工受精而懷孕的孕婦),切除囚徒四肢並將肢體重新接續到身體的其他部位,一些囚徒的部分肢體受到冷凍後再解凍,以研究因此而引發的組織壞死。活人同時也被用作手榴彈和火焰投射器的實驗對象。

  

 

 

  囚徒被假借接種疫苗的名義注射疾病樣品,以研究其效果。為了研究性病不經治療的情況,男女囚徒被強奸,有意使其患上梅毒和淋病,以便研究。因為在戰爭結束時石井四郎獲得了美國佔領軍隊官方的赦免,他並沒有因為他犯下的罪行而在獄中度過餘生,他在67歲死於咽喉癌。

  

 

 

  納粹人體實驗是基於德國納粹在二戰期間掌控的集中營之上的大規模醫學實驗。在埃德瓦爾德·威爾茨的領導下, 奧斯威辛集中營選擇一些囚徒來作為各種實驗的對象,這些實驗旨在在於幫助提高德國士兵在戰場中的表現,幫助軍中傷員的恢復,提昇第三帝國提倡的種族觀念。

  

 

 

  對集中營的雙胞胎進行實驗的目的在於說明雙胞胎在遺傳和優生上的異同,同時也研究人類身體是否能夠通過非自主方式受到操控。該研究的的中心領導是約瑟夫·門格爾醫生,他在超過1500對雙胞胎身上實施了實驗,這些雙胞胎最終只有200多些人最終存活下來。

  

 

 

  門格爾醫生在將雙胞胎按照性別和年齡進行編排,將他們置於營房之內以備實驗,實驗從將各種化學藥劑注入雙胞胎的眼中,以研究是否能借此改變眼睛的顏色,到將雙胞胎縫在一起,以圖創造連體嬰。

  

 

 

  1942年德國空軍實驗研究如何解決低體溫問題。其中一個實驗的內容是強迫實驗對象在充滿冰水的水箱內堅持3小時(見上圖)。另外一個實驗則是將囚徒脫光衣服扔到溫度低於零度的室外數小時。實驗員對各種讓實驗幸存者回復體溫的方法進行評估。

  

 

 

  從1942年起到1943年9月,納粹在Ravensbrück進行了檢驗研究磺胺類藥物,一種人工合成的抗菌劑的有效性的實驗。阻礙血液循環,這樣便模擬出了一種類似戰場上的傷口。將木屑與玻璃渣被推入傷口以使其進一步感染。這些傷口則使用磺胺等藥物來治療,以檢驗藥物是否有效。

  資料圖:正在進行防毒面具試驗

  原標題:美國首次承認二戰時曾進行化學武器人體試驗

  6月22日,美國公共廣播電臺(NPR news)報道,美國政府首次承認,二戰期間曾用士兵進行化學武器人體試驗,並根據種族將他們分類測試。有數萬人參加了相關試驗。

  據新華社報道美國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用數萬名美軍士兵做化學武器活體試驗,並且把試驗對象按照人種分類。美國政府承諾給予受害者補償,但是至今許多老兵表示,這一承諾沒有兌現。

  恐怖試驗19歲士兵被鎖進毒氣室

  二戰期間,為防備日軍發動毒氣戰,美軍高層制訂秘密計劃,用大約6萬名士兵作試驗,以檢驗美軍防毒裝備效果以及對毒氣對人體傷害程度。美軍還制訂了至少一項主動發起毒氣戰的計劃。

  美國政府上世紀90年代初承認用美軍士兵作試驗。不過,美國媒體依據老兵回憶和史料,挖掘出一些不為人知的殘酷事實。

  試驗主要使用芥子氣,一種糜爛性毒劑。試驗形式分為三類:直接把芥子氣液體涂抹在皮膚上;室內毒氣試驗;野外模擬毒氣戰試驗。

  查理·卡維爾當年19歲。為換取兩周休假,他自願參加試驗,卻並不知道試驗內容,直到被鎖入毒氣室。

  毒氣室裡放著冰塊,以增加空氣濕度,加強芥子氣的效力。大約1小時後,6名自願者被允許離開毒氣室,卡維爾和其他5人繼續接受試驗。他的皮膚開始發紅、起泡。又過了1小時,卡維爾獲准離開毒氣室,卻仍然穿著遭芥子氣浸染的軍服。

  “門沒有把手,你出不去,”卡維爾告訴美國公共廣播電臺記者。時至今日,他如果進入上鎖的房間,就會想起當年的毒氣室,繼而開始恐懼。

  93歲的老兵羅林斯·愛德華茲回憶道:“就像全身著火,我們開始尖叫,試圖闖出去。一些人昏倒了。最後,他們終於打開門,讓我們出去。”

  劃分人種試圖讓有色人種在戰場打頭陣

  美國公共廣播電臺調查發現,美軍當年按人種劃分試驗對象,包括非洲裔、日裔。來自加勒比海波多黎各的士兵也被單獨劃分。

  美國政府拒絕提供檔案材料或證實按照人種劃分試驗對象。加拿大史學家蘇珊·史密斯2008年依據解密檔案,在一篇文章中提出這一觀點,推斷美國軍方試圖研究黑人士兵和來自波多黎各的士兵是否對化武的抵抗力更強,從而在戰場上將讓他們打頭陣,讓白人士兵留在後面。

  至於日裔美軍士兵,軍方認為他們的體質與日軍相仿,可以推測毒劑對日軍的作用效果。

  “他們說,我們成為試驗對象是為觀察毒氣對黑色皮膚的效果,”黑人老兵愛德華茲回憶道。70多年來,他在毒氣試驗中受傷的部位仍然會嚴重脫皮。他把脫落的皮屑收集在一個罐子中,作為佐證,向人們講述當年的遭遇。

  索賠艱難老兵尋補償卻一再碰壁

  毒氣試驗項目解密後,美國退伍軍人事業部曾許諾,將尋找大約4000名參加最嚴酷試驗士兵的下落,同時將向受到永久性傷害的士兵提供補償。

  然而,20多年後,退伍軍人事業部僅嘗試尋找610人,方式為發送一份電子郵件。按照這一部門的說法,當初的檔案記錄不全,“沒有社會保險號碼、沒有地址……沒辦法找到他們”。

  然而,美國公共廣播電臺僅憑參試人員名單和公共記錄,兩個月內就找到1200名當年參加試驗的老兵。

  超過40名接受采訪的老兵或親屬表示,他們多次尋求補償,卻一再碰壁,一些人最終被迫放棄。

  由於是秘密計劃,那段經歷沒有出現在參試軍人的正式服役記錄中。軍方事後也沒有給他們提供醫療保障。而且,他們被勒令保守秘密,就醫時不能向醫生講述實情,從而難以獲得充分治療。

  退伍軍人事業部開列一份清單,如果老兵因毒氣試驗患清單上的疾病,可以作為求償的憑據。這一部門還曾經宣布,降低舉證標准。但是,受訪老兵表示,即使滿足了這些要求,退伍軍人事業部仍要求他們提供更多信息和證據。

  老兵納特·舒爾曼在試驗中健康受損,於1979年向法庭提起索賠訴訟無果,原因是如果軍人因服役受傷,軍方可以免於受到起訴。1990年,舒爾曼帶領一批老兵公布了他們的遭遇。他於2013年去世。

  88歲的哈裡·博林傑因毒氣試驗患上呼吸疾病和濕疹,也沒有獲得補償。他曾奔波4年尋求補償,最終於1994年放棄。兩年後,軍方給他發去一份電子郵件,對他參試作出褒獎。但是,博林傑表示,他再也不會去退伍軍人事業部在當地的辦公室。“我已經厭惡了。(去那裡)有什麼用?”

  (原標題:美國首次承認二戰時曾進行化學武器人體試驗)

延伸閱讀:
分享到:
 編輯: 劉曉東
版權聲明
① 安徽日報報業集團旗下各媒體稿件和圖片,獨家授權中安在線發布,未經本網允許,不得轉載使用。獲授權轉載時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並須注明來源,如中安在線-安徽日報。
② 本網轉載其他媒體稿件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如因轉載的作品內容涉及您的版權或其它問題,請盡快與本網聯系,本網將依照國家相關法律法規支付稿酬或作其他相應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