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軍事天地戰爭歷史

奶娘為八路軍後代豁出自家性命

 來源: 解放軍報  時間:2015-08-21 09:21:58 作者:

  對話,當事人追憶當年

  太行奶娘的故事感天動地

  這些年,奶孩找奶娘,為的是尋根和報恩;奶娘盼奶孩,圖的不是回報,是想見一見自己奶頭吊過的娃兒,日子過得好不好,人長成了啥模樣。山裡山外,尋尋覓覓,奶娘的真情大義再度溫暖世道人心。

  4、奶孩的名字和穿戴

  每個奶孩大都有一個帶“奶”字的乳名:奶祥、奶亭、奶蛋、奶貴、奶國、奶金……實在沒好叫的,乾脆就叫“奶孩”,和奶娘家孩子的名字連一起,就像親生的兄弟姐們一樣。這是多好的紀念啊!

  解玉珍老人說,奶娘家為她取“玉珍”這個名兒,是覺得家裡太苦,“玉”啊“珍”啊都是寶貝,圖個吉利。後來回到父母身邊,哥哥嫌這個名兒太土,勸她改名。媽媽堅決不答應:“白白淨淨養了你這麼大,一兩肉沒掉,奶娘家給的名字就好,改了沒良心!”結果,解玉珍只是改過姓來,隨了父親解之光。

  再苦再難,也一定要讓奶孩吃好穿好。“金黃色的小米是八路軍的救命糧”,黃鎮將軍的女兒黃米囤,名字就是奶娘給取的。那個年代日子苦,“一件黑棉衣穿三個冬秋,夏天掏出棉花當單衣穿”,曾任上黨中心區路東辦事處宣傳部副部長的黎穎回憶,第二個兒子陳蘇地出生時,一件小衣服拼了17個接頭。開國上將郭林祥的夫人周道講述了另一番情景:奶娘把兒子郭愛民收拾得可好,戴著老虎帽,穿著老虎鞋,吃得白白胖胖,鄰居們見了笑稱,小家伙真像個“土財主”。

  5、馬背上的奶娘

  羅瑞卿大將之女羅峪田,有一番動情的講述——

  1942年1月,她出生不到15天,日軍開始了滅絕人寰的“二月掃蕩”。一天深夜,她被秘密送到麻田鎮上麻田村,給了女兒剛夭折的奶娘王巧魚。奶娘對淚流滿面的親娘說:“放心吧,有俺在,孩兒就在!”有一次,王巧魚背著小峪田躲避日寇掃蕩,手腳並用攀上了一處山峰。天明了,回頭一看,她兩腿打顫不敢下來:山太陡了!為了八路軍後代,多少個像王巧魚一樣的奶娘,敢豁出自家性命!

  周文龍將軍之子周東安,忘不了父母一次又一次的回憶——

  1943年秋,八路軍前方總後勤部、供給部隨大部隊轉移,時任前方總後勤部副部長兼供給部政委的周文龍夫婦,准備帶上女兒周乃仙、兒子周東安一起行動,可兩個孩子誰也不願離開奶娘。無奈之下,奶娘葉拉籽只好撇下丈夫、女兒,帶上兩個奶孩,跟隨周文龍夫婦踏上了轉戰南北的征程,哪承想這一去就是3年,人稱“馬背上的奶娘”。

  6、奶爹一樣心疼孩子

  疼愛奶孩的,又何止奶娘!

  多年以後,《人民日報》高級編輯趙培藍依然記得那一幕。

  1949年底春節放假3天,她和丈夫李莊一起,先坐火車到河北邯鄲,又坐運煤的小火車趕到涉縣縣城,再步行十幾裡地趕到小曲?村,到奶娘曹桂女家接女兒李晨。擔任村民政委員的奶爹宋硯田和侄子一道,送她一家三口。一路到了縣城,奶爹還不捨得放下李晨,盤腿坐地上,用自己的棉襖包著她抱在懷裡,一直等到小火車來。

  就在不到100公裡的邢臺縣路羅鎮英談村,奶孩路昭玲與生母聯系上後,依然選擇了留下來,當了一輩子農民。她割捨不了奶娘、奶爹一家人。

  路昭玲很小的時候,奶爹路紀秀在院子裡橫放了一塊紅石板,從山上找來一塊塊青石岩,手把手教她在上面寫字。有時候,奶爹奶娘還會坐在院子裡的大梨樹下,給她講故事。

  7、有些奶娘沒能等到天亮

  這是左權將軍1945年5月5日寫給妻子劉志蘭的家信,離犧牲僅僅相隔20天。信中充滿了對日軍暴行的痛恨和憤怒,滿含對戰友的孩子慘遭屠殺的痛心——

  “大章同志的孩子寄養在群眾家中,亦不幸遭萬惡的鬼子連同奶媽一齊槍殺了。聽說小孩子被鬼子打了一槍後,痛苦了好幾個鍾頭纔死,真是可憐……”

  尋訪奶娘,最讓人揪心的就是無辜犧牲的孩子和為保護奶孩獻身的奶娘及家人。僅左權一縣,有據可查的就有6男6女12位犧牲者。

  歷史,應當永遠銘記犧牲者的功勛:下口村奶娘李果蘭的父母親,李大章家的奶娘和孩子,下武村奶娘桑狗的和孩子,上口村奶娘趙引弟和兩個孩子。

  1943年鬼子的年關“掃蕩”開始了,在左權縣下武村奶娘桑狗的藏身處,一只母雞跑了出來。3個鬼子端著明晃晃的刺刀衝過來,一把抓住母雞。“母雞還要下蛋給奶孩吃啊!”桑狗的不顧一切往回搶,鬼子端起刺刀向她的胸膛捅去。奶孩爬在渾身是血的奶娘身上大哭,鬼子想拉她起來被咬了手,一刺刀捅死了孩子。經雙方家人同意,奶娘與奶孩合葬在了一起。當其時,漫天雪花飛舞,像在傾訴,像在鳴冤。

  另外一種犧牲,同樣不該忘記:下馬田村奶娘裴乃果的兒子王雲勝,本不該斷奶,親娘為了奶八路軍的孩子,給他斷奶後營養不良死去了;還有兩個孩子夭折,也是因為家裡有八路軍的孩子要喂奶。都是孩子啊,一樣年幼,一樣童真,一樣有著屬於他們的人生和未來!

  犧牲者,沒能等到抗日戰爭的最終勝利。一些有名有姓和沒名沒姓的奶娘,在天亮前離開了這個世界。她們是永遠的奶娘!

  

延伸閱讀:
分享到:
 編輯: 劉曉東
版權聲明
① 安徽日報報業集團旗下各媒體稿件和圖片,獨家授權中安在線發布,未經本網允許,不得轉載使用。獲授權轉載時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並須注明來源,如中安在線-安徽日報。
② 本網轉載其他媒體稿件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如因轉載的作品內容涉及您的版權或其它問題,請盡快與本網聯系,本網將依照國家相關法律法規支付稿酬或作其他相應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