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軍事天地戰爭歷史

奶娘為八路軍後代豁出自家性命

 來源: 解放軍報  時間:2015-08-21 09:21:58 作者:

  采訪札記

  戰爭與母親

  -董強

  尋訪太行奶娘,面臨許多考驗和挑戰——翻山越嶺,體力要跟得上;方言土語,聽力要過得關;十裡不同俗,規矩要拎得清……

  遠遠不止這些。對新聞工作者來說,吃苦受累不算什麼!難的是,對歷史缺乏感同身受的親歷,對戰爭缺乏感同身受的體驗,對奶娘缺少感同身受的認知。

  隨著尋訪的深入,慢慢地,我們發覺,只要心融了進去,反而可以擁有一種“長焦距歷史觀”的別樣優勢:沒有親歷,可以用翻箱倒櫃的史料“惡補”來彌補;沒有體驗,可以用人類良知的價值“坐標”來判斷;沒有認知,可以用角色互換的移情“認同”來同構。

  於是,仰望太行奶娘,我們對一個哲學命題有了一些粗淺的思考:戰爭與母親。

  有個叫張九一的奶孩,與奶娘睡在一起時,總喜歡把腿搭在奶娘身上,那樣纔能安然入睡。與親娘同在一張床上,她卻乖乖地溜在一邊,怎麼也親不起來。也難怪啊,奶娘奶水不夠,叫上出嫁生了娃兒的女兒,喊上正處於哺育期的兒媳,一起哺育八路軍後代。抗戰時期,母女共哺一個奶孩,婆媳共育一個奶孩,在太行山區並不少見。奶娘,讓革命者的抗戰少了後顧之懮,多了些人間煙火氣。

  戰爭無情,它毀滅了一些母親,母親卻讓和平的呼喚注入心田。左權縣有個馬廄村,馬廄村有個奶娘叫王銀香。王銀香奶過八路軍的一雙兒女,她與孩子的親娘陳芳一起商量,給兒子取名藍天,給女兒取名明月——太行山上的藍天明月,多麼富有詩意!那時候,多少個奶娘在期盼:打走日本鬼子,過上風清月明、艷陽高照的好日子。

  戰爭可恨,它撕碎了母親的美夢,母親卻讓美好的向往永駐人間。任憑可惡的戰爭再瘋狂,只要有奶娘在,它也奪不走天倫之樂,搶不了自然之美。在奶親家眼裡,一個個太行奶娘都是活菩薩:日子苦,奶水有限,她們用偏方“催奶”;奶孩缺衣少穿,她們寧肯自己多吃些苦,也要用心血給奶孩做虎頭鞋、虎頭帽,繡制避邪的“五毒紅兜肚”。

  從字體結構看,左“女”右“良”便是“娘”,這是告誡人們,善良的女子就是娘啊!戰爭摧殘母親,母親卻用柔軟的雙肩扛起了責任,用堅強的身軀消滅戰爭,迎來勝利,贏得和平。

  向太行奶娘致敬,她們在用另一種方式,投入了全民族抗戰!

  

延伸閱讀:
分享到:
 編輯: 劉曉東
版權聲明
① 安徽日報報業集團旗下各媒體稿件和圖片,獨家授權中安在線發布,未經本網允許,不得轉載使用。獲授權轉載時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並須注明來源,如中安在線-安徽日報。
② 本網轉載其他媒體稿件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如因轉載的作品內容涉及您的版權或其它問題,請盡快與本網聯系,本網將依照國家相關法律法規支付稿酬或作其他相應處理。